<strike id="4pm3r"><sup id="4pm3r"></sup></strike>
      <var id="4pm3r"></var>

      <table id="4pm3r"><th id="4pm3r"></th></table>
      <var id="4pm3r"></var>
      <form id="4pm3r"></form>
      
      <form id="4pm3r"><th id="4pm3r"></th></form>

        <table id="4pm3r"><small id="4pm3r"></small></table>
        首页 > 黔粮文化 > 粮友之窗
        “粮食人”里的“种粮人”
          字号:[ ]  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        所谓“粮食人”,即从事粮食工作的人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。 2020年,出生农家的我有幸进入贵州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工作,从一名略懂春播秋收的“种粮人”成为了一名抓储备保供给的“粮食人”。

        “田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”。端午前夕,降雨充沛,父老乡亲们抢抓节气用旋耕机劳作,把村寨前的大田坝制成了一面面明晃晃的“镜子”。端午节假期,我回到黔西南农村老家,正值插秧时节,很多人企盼的旅游小长假,成了我的农忙大劳动。

        农村的劳动很有人情味,更像一次家庭大聚会,一大早族里的哥哥姐姐就来帮忙,也有长辈参与,十多人下地取苗,把不足半分地的水稻秧苗“吓”得不轻。南方水稻为单季稻,采用旱育稀植,这样的秧苗耐旱力强,生长健壮,移栽水田后无缓苗期,早发快发。在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贵州山区,田块小且分散,不便于机械操作,大家只能尽情地体验“手把青秧插满田,地头便见水中天”的情景。当然,在我们少数民族地区插秧山歌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      上个世纪90年代打工潮的兴起和近年来城镇化的加快,村里的年轻劳动力大都选择了外出务工,过着相对稳定而悠闲的生活,也有在返工潮中回乡后在周边县城做生意谋生的,留守村庄的大都是老年人。为了维持生计,他们在临近的田地种上粮食,稍远的发展橘子等经济作物,更远的都退耕还林了,农作范围大都在一两公里左右,加上机耕道等基础设施加密辐射,生产条件还算便利。一年下来粮食自给基本没问题,经济作物创收补贴家用。

        “洪范八政,食为政首”,历朝历代都十分重视粮食安全。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始终把解决人民吃饭问题作为治国安邦的首要任务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粮食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,提出了“确保谷物基本自给、口粮绝对安全”的新粮食安全观,确立了以我为主、立足国内、确保产能、适度进口、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,竭尽全力破解种子“芯片”难题,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粮食安全之路。进入粮食系统工作,使我真正的领悟到了“粮食安全”作为国家安全战略的重大意义、作为党政同责必抓的重大举措,也真正读懂了“一粒种子改变世界”深刻内涵。

        纵是“端午临中夏,时清日复长”,夕阳已倚山头,一天愉快的忙碌画上句号,待次日端午节后重返“粮食人”岗位。(作者:罗甲)


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
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下一篇:
        av一区二区在线观看